健身房跑路黑幕調查:網絡驚現“安全閉店”教程 有人因此被判11年

近日,深圳廣電集團都市頻道《第一現場》欄目報道稱,有人在網上銷售“神秘課程”,教健身房老板等人如何“安全跑路”。

該課程“老師”寇某表示,他能教會學員如何“規避”快速閉店帶來的法律責任,最終金蟬脫殼。課程內容包括閉店前的準備工作、閉店前最后一波資金的有效回籠,閉店后的財務轉接等。“老師”還稱,他正在為數家健身房量身定做“安全閉店”方案。

“轉讓”解千愁?

寇某稱,其為多個健身房量身定做的“安全閉店”方案,是找一個人把店轉讓出去。這樣做既可以規避掉法律風險,同時能穩住健身房會員,讓會員會以為健身房只是換了老板。寇某表示,“(健身房轉讓的)第一步是簽債權轉讓協議,第二步是過法人”。

寇某會給健身俱樂部找來“接盤俠”,接任法人代表一職。這個人的作用是幫健身房老板躲避上百萬的負債,不過,健身房老板要支付背債人“背債費”,在一則案例中“背債費”為15萬元。

在寇某的安排下,一家名為“力航”的健身俱樂部的法人代表劉某找來“接盤俠”周某,并與后者簽訂了若干債權轉讓協議,以及一份變更公司名稱和法人代表的申報材料,和新舊總經理任免文件。一旦這些文件生效,力航健身俱樂部原來的法人代表、股東、總經理將與該公司無關,周某將全權處理健身房的所有事務。

針對可能出現的會員“集體維權”,寇某也似乎頗有“應對心得”。他稱,“在店門口貼告示,說店經營不善,要向法院申請破產,(讓維權的會員)每周幾到律所去登記。然后說,我在積極處理這個事情,我沒有跑啊,該賠償賠償啊,但是我在往后拖。登記完,估計也要花掉1個多月。拖久了,有些人是不是就放棄維權了呢?把維權者中幾個帶頭的人安撫好了,是不是就OK了?”

合同詐騙?

中國消費者協會7月25日公布的《2019年上半年全國消協組織受理投訴情況分析》顯示,健身服務已成為2019年上半年消費投訴重災區。健身服務投訴7738件,投訴量同比上漲72.6%。中國新聞網報道稱,健身服務投訴增長較大的主要原因是預付卡后商家跑路,引發群體性投訴。

這其中不乏行業因素。前瞻研究院報告稱,目前健身行業正遭遇“中年危機”,60%以上傳統健身房經營困難,面臨虧損甚至倒閉。《2018-2019健身行業白皮書》也顯示,2018年共有3099家健身房關閉,關閉率為4.36%,成立一年內關閉的健身房為528家。

2019年,擁有20年品牌歷史、160家門店及30萬會員的浩沙健身因資本運作失敗,幾乎關閉或轉讓了全部門店,浩沙健身的員工和會員消費者變為“買單人”,這也成為健身行業發展的標志性事件。

中國消費者報報道稱,近日,大連市西崗區新開路金廣大廈六樓的安騰健身突然關門。目前已知的受害者約300余人,消費金額從699元到5600元不等。該健身房11月5日還在正常營業,絲毫沒有停業征兆。然后再11月6日就關了門,當天門上貼著“通知”:“因大廈電源故障,暫停一天”。

11月7日,該健身房仍沒有開門,而門口的“通知”換成了“安騰健身公告”:“因公司經營不善,無法支付所需相應債務和費用,于11月7日停業,公司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整或破產清算申請。公司將在此期間積極為會員尋找可接替下家,妥善安排會員,深表歉意”。

11月9日,安騰健身員工表示對老板的去向一概不知。消費者通過各方面途徑尋找老板的聯系方式,可無論如何都聯系不上。金廣大廈物業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也聯系不上健身房老板,由于該健身房拖欠了物業的水電費,物業公司已經到法院進行起訴。

時間財經查閱天眼查發現,“安騰健身”所屬的大連安騰健身有限公司在8月20日同時進行了法人代表、執行董事兼經理、監事、投資人變更。另外,據中國消費者報,不少消費者反映,在8月、9月左右,健身房曾再次壓低價格吸引會員,一直持續到11月7日健身房關門。消費者蘭女士2月份辦了三年卡,花了3200元,每年平均約1000元,結果9月份前后該健身房又推出了699元的年卡。

這一手法,與前文中寇某所說的“安全閉店”手法頗有雷同之處。11月11日,約有40名安騰健身受害者集體到派出所報了案,目前受害者仍在等待警方答復。

北京京安律師事務所張越律師告訴時間財經,如果健身房開店的目的在于“卷錢跑路”,就屬于詐騙行為,刑事責任的追究不會因為債權轉讓發生變化。如果不能證明其為詐騙,按照民事案件處理,一般來講,如果該公司把法定代表人、公司股權、總經理等都轉讓出去,那就由“接盤”的這個人來承擔民事上對應的責任。如果公司破產,股東以出資為限承擔對公司的責任,法定代表人作為失信被執行人,會被限制高消費。

徐宗保律師曾公開表示,如果遇到健身房等預付式消費業態門店卷款逃跑,涉及會員人數眾多、款項巨大,可能涉嫌詐騙的,消費者最好向公安機關報案,違法犯罪人員將承擔刑事責任。如公安機關介入確認只是民事案件,則可向法院提起訴訟,相關主體僅承擔民事賠償責任。

中國裁判文書網一則裁定書顯示,被告人劉某以投資建設“零距離健身俱樂部”為名,招募營銷團隊向不特定被害人預售健身卡,與被害人簽訂健身服務入會協議,并收取被害人健身卡預售款。劉某在收取大量預售款后僅將少部分用于健身房的建設,并于2018年5月30日將健身俱樂部通過虛假轉讓給他人的方式,將收取被害人的錢款據為己有。

最終法院以合同詐騙罪,判處被告人劉某有期徒刑11年,并處罰金10萬元;責令被告人劉某退賠涉案贓款146萬,依法發還被害人。(北京時間財經 喬治)

分享到:
以上內容不代表北京時間觀點

評論

App 北京時間客戶端 簽到 已簽到 反饋
卖海鲜夜市赚钱吗